查看: 334|回复: 2

[其他] 【小说特勤队】--寻找狂徒之旅9,10,11

[复制链接]

13

主题

60

帖子

462

积分

新人特工

Rank: 1

积分
462
QQ
发表于 2020-12-30 17:4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第九章起源(二)
照片?为什么会有照片?从历史上来讲相机是1839年发明的,这么说来血族历史只有二百年?但为什么感觉人类和血族已经打了很久?我觉得如果不是照片伪造就是真的有什么奇怪的地方,我打算听听大叔的解释。
“你是不是以为血族始祖德古拉就是真的血族了?”大叔娓娓道来,拿出纸和笔,画了两个火柴人,“我们现在确定一下名词吧,暮光族是被血族感染的人类,血族是被魂石侵蚀的人类已经这些人的后代,无非就是二次感染的情况。你所熟知的历史中记载人类发现德古拉是在哪年?”
我思考了一下,遂脱口而出:“1850年。”
大叔点点头,将两个火柴人圈起来,继续道,“好,现在我把暮光族和血族统称为血族。我们假设,最早的血族是德古拉,从人类发现德古拉到现在也不过一百多年,是什么造成了人类和血族大战了很久的假象呢?是牺牲。22年前,人类宣布共存,人类之间的战争彻底结束。从此进入一个和平的年代。但是,作为特工你应该清楚,在1850年人类发现血族之后,内战就已经停止,全面改向对抗血族的守卫之战,这些战争在历史教科书上被称为人类保卫计划。而打一次,人类这边就要牺牲许多,打一次带来的牺牲远比人类内战的牺牲更为巨大。”
“为什么?因为血族的伤口会自愈,只要不死,血族的战斗力就是永久的。而人类这边,普通人类根本打不过血族,即便特工有着基因锁,可寿命不及血族,寿命短意味着巅峰时期也短,受了严重的伤恢复起来很慢。幸好人类这边还有杀手锏——猎魔人。可是你也知道,猎魔人已经消失了,最后一个猎魔人和他的徒弟也被特工逼迫的不得不投身黑暗。”
范海辛和海德薇莉!该死!想到这里我就痛心,海德薇莉只是想找回范海辛却被教会逼得与魔鬼签订契约,虽然教会的目的是为了全人类,但这种做法只会让人感到愤怒,可是不反对的我又和教会那群绅士有何区别。
“不过幸好,范海辛还是回来了,连同他那个不成器的徒弟,真是可怜沙法尔的悉心教导,一丁点儿作用也没起。好吧回到正题,你看这个照片的日期,你再想想我说的魂石,是不是一下子就豁然开朗?”大叔收起纸和笔,把之前的照片拿出来。
我看的愈发清楚,右下角的日期赫然是1847年。大叔又把照片翻过来,我看到背面的字也是心里发怵。“致我亲爱的朋友:德古拉”我一个字一个字的念出声,德古拉竟然真的是被感染的人类。
“你明白了吧,我的朋友。所谓的血族始祖,完全是人类强加给德古拉的,他只是第一个被人类发现的血族而已!而德古拉被感染后,通过修炼最终爬到了领主的位置,我问你,这说明什么?”大叔问道。
这能说明什么?仔细想想,真是个了不得的发现,我们一直以来都认为暮光一族也就是相当于血族的奴隶,这已经是不成文的事实了。原来在血族眼里,根本没有主仆之分!努力修炼的暮光族也可以当上领主!这太荒谬了!为什么从来没有人这么想过,怪不得血族每次都能拿出来一堆新鲜的战斗力,这下子完全可以解释的通了。
“我再问你:丧尸和血族是什么关系?”大叔再次问道。
而这次的问题又带给我新的困扰,丧尸能和血族有什么关系?二者之间都没有共同特点行不行,我如实回答不知道,我想听听大叔又能告诉我什么惊人的事情。
“当然有关系!而且关系很大!聊完血族的起源,我们再来聊聊丧尸的起源。我们姑且认为德古拉是在1849年被感染的,那么这张照片上的德古拉就是人类时期,他旁边的人我们只当个普通的研究人员,他们当时研究的项目是一项直到现在也没有得出完美结论的实验——基因重组。”
且不说基因重组直到现在都没有得出什么可靠结论,单是大叔说的那个旁边的人就疑点重重,什么叫只当个普通的研究人员,能和德古拉同框出现以及背面的字就能说明这个人的身份绝不一般,大叔居然一笔带过?这不正常。
还是一样的流程,我提出质疑,大叔解决我的疑问。
“原来你这么在乎这个人,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他是谁。《神赋》记载,神与神的末日,源于逝者的思念。你想想,是谁因为思念自己死去的妻子而杀到天上。”是斐诺!是斐诺!那个老东西怎么会认识德古拉!这么说他已经活了一百多年了!人类的寿命怎么会这么长!
“你不会还觉得他是人类吧?阿欢,我跟你说明白了,他跟德古拉当时研究的是基因重组,德古拉被感染后,斐诺第一时间就知道了,但是他没有告诉别人,而是把德古拉囚禁起来做实验,因为血族的生命力极强,而实验得到一定成绩后,斐诺就把遍体鳞伤的德古拉扔到无人区,碰巧被当地的猎人救下,苏醒后的德古拉把那户人都杀了,初尝人血的德古拉爱上了这种味道,在多次作案后终于暴露,于是就有了人类首次发现吸血鬼的新闻,被追杀的德古拉碰巧逃到了血族大本营西伯利亚,血族彻底曝光,人类称德古拉为血族始祖。”
这跟丧尸又有什么关系?大叔的话越来越让人摸不着头脑了。
“丧尸就是,德古拉被感染前,斐诺失败的实验品啊!”大叔语重心长的说。
可我完全被这些事实惊得说不出话。我以为经历那么多事情后我能接受的东西已经足够多了,却未曾想还是会被真实的世界打败。

13

主题

60

帖子

462

积分

新人特工

Rank: 1

积分
462
QQ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2-30 17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十章起源(三)
是在开玩笑的吧,一定是在开玩笑吧。大叔那么幽默风趣的人,肯定在用拙劣的谎言欺骗我!我无法相信这个令全人类震撼的事情。多年以来,人们一直都把丧尸的诞生当作大自然对人类破坏环境的复仇,从来没有人想过那东西就是个幌子。
斐诺这么多年的隐忍,虽然最终杀到了天上,虽然最终还是失败了,可是他遗留下的问题却始终没有解决。
“斐诺在经历多次失败后意外发现,只要给死去的实验体通电,就可以激活已经坏死的机体,并且这些机体没有自我意识,只要给他们一个媒介来传递信号,就可以控制他们,为所欲为。”大叔继续道。
“但斐诺并没有用丧尸做什么重要的事,在他的计划中,丧尸完全是意外产品,以斐诺的性格,不可能把没有定数的东西执行下去,所以他只是放出丧尸用来干扰人类对他的仇恨,降低自己的存在感。”大叔的话就像钢钉一样,每一句都深深的钉在我脑海中。
“阿欢,我告诉你这些,不是因为我要你去做什么,我只是觉得,人类真的被虚假的历史蒙蔽太久了,该有人来宣布这一切了。”大叔说这话的时候,情绪逐渐激昂,我也被带的要宣泄什么一样。
但我应该提出自己的问题,“你为什么不亲自去宣布这些事情,那样不是更好吗,你才是整个历史的还原者。”
本该继续激情的说下去,可我的问题让大叔眼中的火焰不再燃烧,最后归于平静,“也许,不该是我。”
又点燃了一根烟,然后一直没有说话,直到烟头也彻底熄灭。我也没有说话,也没有想什么,就是看着大叔,看着他吸一口吐一口,看着他把这些年的不甘全部化为烟圈,消散在空气中,无限悲伤。
“哈,说这么多,我都口渴了呢,我去拿些饮料,阿欢,想喝什么?”大叔尴尬的一笑,没有回答我的问题。我转口看向如意的房间,即使看见的是一面墙。
“我已经是血族了,我在人类角度没有话语权,即便我曾经是特工学院的老师,也不会有人相信我,在正常人眼中,只要被感染后,就不会对人类有好处,所以我一直在等。等一个相信我,而且在人类立场有一定话语权的人。这个人就是你,薛尽欢。”
为什么?我首先就是不解,三个字表达出自己所有的疑问,与此同时,我倒希望大叔能回答出让我不那么伤心的答案,因为理由我大概已经猜到了。
“我想你应该能猜到,但是为了再给你心头捅上一刀,我还是要说出来。没错,我要离开了。”大叔犹犹豫豫,讲了个他自己一贯喜欢的冷笑话,最终还是没有用那个字来诉说答案,冷笑话也并不好笑,我们都知道,留给对方的时间不多了。
大叔的玩笑一如既往的苍白无力,我也像以往那样微微一笑,可我仍旧觉得心里一阵疼痛,我生命中为数不多的朋友,又少了一个。
“别那么悲观嘛,至少我现在还在,我还是你认识的大叔。可你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阿欢了呀。你从头到尾都改变了,你已经不是当年的庸人了,你现在是格里夫兰的荣誉特工,你赌上性命换来的名头,在人类立场可是相当重要,所以整个历史由你来还原才是最好的选择。而我,而我,而我。”大叔的语气带有一丝嘲讽,像是在批评我的过去,而最后他还是没说出来他的身份,现在的身份。
我想,我来特工学院的目的已经达到了,虽然还没搞清楚巨石的原因,但额外的信息足以颠覆整个人类历史,我只需要从这里出去,回到格里夫兰,告诉马卡洛夫,这里的一切都会被公告天下,至于那个消失的天堂,早该被打扫了。
“早啊如意,我们该启程了。”大叔把我带到如意的房间,我面带微笑,叫醒如意,倘若他完全不知道我们之前的谈话,我会把我所听到的信息全部告诉他,他也是这一切的见证者,我不会让我一个背负那么沉重的命运,而我和如意的命运早已紧紧联系在一起。
大叔决定把我和如意送到楼梯口。
一路上,我把这次出行的前因后果发生了什么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,他没有惊讶,可能是见多了这种离奇古怪的事吧。
“很抱歉没有解决你本来的问题,但我想告诉你那些事情以后,你至少可以猜到点儿什么,因为一切的一切都离不开魂石。要想找到狂徒,你就必须解开魂石的秘密,或者抓到哈克斯然后逼问他。很明显第二个不太可能实现,虽然第一个也很难实现,但总归有一丝希望,加油吧阿欢,留给你的时间真的不多了。” 回过神才明白,大叔真真正正的是一个血族了,我和他除了情报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,他活像一个间谍,已经投敌的间谍,尽管传递了消息,却再也回不来了。
我们相谈甚欢,我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,好像认识了几个世纪,把这几个世纪各自遇到的事都告诉对方,想让对方知道自己更多的事。而如意在旁边插不上话,一头雾水,他从我们的神情中看出了不舍,他没有说话,只是沉默着扮演插不上话的人。
终于来到了出口,其实早在十分钟前,我们就该到了,不断地放慢脚步,可还是到了分别的时候,我们都知道此次分别,今生都不会再见。
大叔触摸了扶手,一扇门凭空出现,就像机器猫的任意门一样。
门的那头就是正常的楼梯口,穿过门,我幻想着大叔的手在捕捉我们的背影,什么都没捉住。没有回头,毅然决然。但我决定告个别。
“大叔……”
“叫我的名字吧,最后一次,我想做个人类。”
“再见,赤耀。”

13

主题

60

帖子

462

积分

新人特工

Rank: 1

积分
462
QQ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2-30 17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十一章灭神计划
我和如意直接走过门,没有回头,也不需要回头,我想,门那边的赤耀一定在向我们挥手吧。
“哦对了,阿欢,你们刚进来时接待你们的那个间谍,他的名字是……”赤耀的声音再次响起,我们停下脚步,扭过头去,门却已经关上了。那个间谍的身份难道另有隐情吗,赤耀还想告诉我们什么,我还想驻足停留。
可此刻已经没有思考的时间了,分析从赤耀那里得到的信息,基本可以判断出格里夫兰存在间谍,而且这个间谍的地位还很高。我们需要马上通知马卡洛夫,但害怕走漏风声,我们并没有电话通知马卡洛夫。
如果我猜的不错,那个间谍恐怕已经知道了我们来过特工学院,所以格里夫兰肯定是不能回去了,我们的电话可能也被监听,既然如此,就只能去一个地方了。
长乐街,百兽总部。
“这样啊,那这事就很难办啦,毕竟马卡洛夫那边可是我在联系啊。”拜艾梅说。
五分钟前。
我和如意赶到百兽总部的时候,拜艾梅他们正常吃饭。简单跟众人打了个招呼,我把拜艾梅单独叫了出来,他嘴角还有为擦干净的食物残渣。
将最近发生的事简单提取了一下,我告诉拜艾梅:“格里夫兰有间谍。”
拜艾梅的反应出乎预料的平淡,好像告诉他我刚吃了一个鸡腿那个简单。“间谍嘛,每年都会有的,如果每次都像你们一样紧张,那我们还过不过了,你以为长乐街是干嘛的。”
我想过将哈克斯和赤耀说的事也告诉拜艾梅,可他这个反应让我觉得过于平淡了。就算每年都有间谍,也不至于如此轻描淡写。而我和如意却像天塌下来一样。
“你应该还没有觉察到这件事的严重性,”我仔细想了想,决定还是再放一点消息好让他知道这件事有多重要。“你说的那些间谍,他们大多是底层特工,顶多是个中层干部,接触不到最上层,所以就算任由他们生根,也不会影响格里夫兰的根基。现在我所说的间谍,是有可能渗透到高层的人,而且极有可能就在我们身边。拜艾梅,我能相信你吗?”
拜艾梅先是沉默了一会,然后来回踱步,突然道:“阿欢,你这样让我很难办啊,毕竟马卡洛夫那边可是我在联系啊。而且并不是直接联系,我传递的消息也是要经过几层过滤才能送到老马手里的,如果我在信息里透露,那么间谍肯定会知道的。所以阿欢……”
“能请你死一下吗?”拜艾梅突然开枪将我击倒,在昏过去前,我隐约看到如意被另一个人偷袭了。
我艰难的苏醒过来,慢慢的支起身体低头看了一眼伤口,已经被包扎好,看了看周围,这是一个类似监狱的小房间,如意那个倒霉蛋又没跟我关在一起。我没想到拜艾梅会随身携带勃朗宁,虽然这一枪对我伤害不小,却也没造成致命伤,我打算等一等,我相信拜艾梅会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。
等待总是漫长的,这期间一直有人给我送饭,我没有事做,就一睡一整天,我太累了,听了那么多过去的故事,我的认知早就麻木了,而每一个新的故事总能刷新的我认知,我想这些足够我写一本小说了,等所有事情结束后,我要把发生的一切都写下来,我自嘲的笑了笑,肯定不能全部写下来。
由于看不见外面的情况,我只能推测,大概两周后,我的伤好得差不多了,房间的门终于打开了,走进房间的不是百兽的成员,而是一群红衣服的人。为首的那个,胸口印着一只鹤。边上站着一个红发,我好像对这个人有点印象,偷袭如意的可不就是这个红毛吗。
为首的那个人开口道:“你好,薛尽欢。我是长乐街年组织的头目,我叫霍光。你的事情现在由我们接手。很抱歉以这种方式见面,但为了格里夫兰的安全考虑,我们不得不对你和林尽意进行全面检查。”霍光,城隍霍光,年组织的头目,我好像知道这个人,据说他家是城隍庙,而他一开始是个道士。
那个红毛……那个红毛好像是祝和。旁边那个记账的,应该就是长乐街首富,武财公明。所以百兽组织跟年组织有什么关系,为什么会跟拜艾梅合作。“你的疑问,我来回答。”看我有些不解,祝和说道:“百兽中,拜艾梅是袋鼠,而袋鼠的梦往往很准。你来长乐街之前的几天,拜艾梅就梦到了你回来长乐街说一件很重要的事,但具体是什么,他看不见。我们不敢冒险,万一你说的事情影响整个特工世界的发展,谁都担不起这个责任,所以袋鼠提前找到我们,希望在遇到你之前时刻监视百兽组织。而你似乎太过自信了,居然在大街上就跟袋鼠说事情,事实证明袋鼠的梦就是很准的。”
我意识到这件事确实是我没考虑好,我只顾着隐瞒百兽的其他成员却忘了我们在大街上,耳目众多。不过,事情拖得越晚,发展就越不可控,我也有些恼火他们这么久才来找我。
“这就是你们两个星期才来的理由吗?这个理由我不接受。”我说。
“请你理解,年组织和百兽并不是随时都有空,你加入过造神计划却早早的退出了,因此你从没知道特工组织到底有多忙。另外更正一下,现在是2022年8月10日,三个星期了。”公明补充道。
三个星期!天哪,鬼知道这三个星期我是怎么过来的,我每天都睡得像个醉鬼,而他们居然真的就放任我过了三个星期。“咳咳,不至于三个星期一个有空的人都没有吧?”我试探性的询问。
“事实上,由于你的事情比较重要,所以我们不得不重视起来,因此我们认为,必须全成员一起出现才能获取消息,否则就有泄露的可能。”那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说道,“我是曹佾。”不用介绍你自己啊!
“虽然不知道你说的间谍到底是谁,你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。但经过商量后,我们决定启动,灭神计划。”众人异口同声道。
打扰了,原谅我只是个无名小卒,什么是灭神计划……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